精神狀態

別管了

renaia

只是很想科而已.....總之先造點謠😌😌😌

叹封 意识交换

*小短打,ooc予定

*西幻pa,是龙和巫妖


       封不觉是在几个小时前被传送过来的,他围着这座山的平台看了一下,其实他很快就确认了这确实是小叹的那个山洞,剩下时间全在确认周围是否有路通向外界。

       当然,王叹之的山洞还是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想过要让非飞行种进出,封不觉想了想在龙域里召唤死灵的可能性,失望的放弃了离开这里,毕竟他可不确定,百年后自己是否还和小叹关系不错,不然闹出事可没人帮他。因为这种小事就浪费一个黑匣子,这种亏本勾当他可不做。

       所以他很快走进了小叹的洞穴。这里很安静,看来小叹不在。周围的样子也没怎么变,封不觉随便施个小法术去了洞底。

       原本小叹睡的空地放了个小被窝,一只刚学会化形的棕发小龙刚睡醒,在“哇哇”的打哈欠。

       这是小叹的龙崽吧,嗯,长的还真是一模一样,一个小点儿的王叹之,封不觉还在远处揣摩着,这是小叹和哪只母龙生的?果然100年之间会发生很多事啊。

       就在封不觉想着要不要躲起来时,那边的小龙终于睁全了自己的睡眼,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这边的封不觉,双眼一亮,马上就跑了过来,身后不熟练的小翅膀随着主人的心情又出来了。

       他摇摇晃晃地跑着,又很乖的在封不觉面前站定。还未等封不觉多想,小龙就开口:“妈妈!”眼睛还亮亮的。

       妈妈?!还真是他生的啊!封不觉睁着死鱼眼,在心中念道:小叹你这是要死啊。同时嘴上说着“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年幼的龙崽于是又上前一步,很认真的嗅了嗅,然后抬头:“没有认错啊,你就是妈妈!”

       看来他以后要带两个孩子啊,封不觉面无表情的想,同时把乖乖张开手臂求抱的自个儿子抱起来,手上用了个小法术帮他把那对小翅膀收起来。他看了眼小家伙额头上的小龙角,恶趣味的捏了一下。

       小龙习以为常,虽然他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妈妈那么喜欢捏他的小龙角,但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总归是妈妈喜欢他吧,而且这一次还不是妈妈帮他把翅膀收起来的。

       封不觉可不知道那么多,他只是随口问道:“你爹呢?”

       小龙崽睁大眼睛,很认真的咬了咬手,然后很大声的回答“不知道”。封不觉露出理所应当的表情,很明智的不再问了。

       不过也用不了多久,王叹之也回来了,感受到了觉哥的气息,他马上飞进去,看到了抱着儿子的封不觉。

       “觉哥,你回来啦!”他小心翼翼的喊。

       封不觉多了解王叹之啊,就算是时间线是一百年后,他也还是本能的推断出这个时间他估计是和小叹吵架了。

       但他懒得假扮生气状态下的自己,开口:“我是一百年前的封不觉。我被换过来大概是因为不想见到你吧。”虽然他知道以他自己这种性格是绝对不会闹这种别扭而这么做的。不过王叹之肯定会信的。

       果然王叹之的情绪马上低落下来,但毕竟他面前这个也是他家觉哥,又不好表现的太过,眼中的光汇聚不定。

       封不觉心里觉得好笑,脸上却丝毫不显。他抱着自个儿子在洞里又转了一圈,差不多感受到自己要传送回去时,眼珠转了一圈,回头叫小叹:“小叹,估计我要换回来了。既然这样,我应该还要继续外出取材的,所以先麻烦一下你把我送去外面吧。”

       他说的轻松,王叹之倒是一脸受伤:那我呢?觉哥你已经三年没回来了。虽然对龙来说,三年睡一觉就可以睡过去。但他可是这么久才见到人啊。

       封不觉给之后的自己添了添堵,马上就回去了,让100年后的自己来收拾烂摊。

       于是封不觉刚回来就见到自己的非法定伴侣一脸要哭出来的样子看着他。

       “怎么了?”封不觉开口,又低头捏捏已经睡着的自个儿儿子的小龙角。

       “觉哥你又要走啊...”龙族太子低了低头:“上次是我错了,觉哥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他眼眶还红了。

       封不觉觉得很好笑,于是他就笑了。王叹之听见声音,猛的抬头:“觉哥你换回来了!”

       “嗯。”“那觉哥你还出去吗?”“——出啊!”封不觉故意道。眼看着小叹又要伤心落泪,他才把小龙放回被窝,理所当然的开口:“我还要送点东西给若雨,当然要出去了。”

       “那送完东西还回来吗?”小叹惊喜的抬头。

       封不觉露出一个笑,没有说话。

       王叹之鼓起勇气:“觉哥我直接送你去精灵族地吧。”然后又马上带回来。

       封不觉对他的心思心知肚明,但也没打算戳破,反正他三年前离开那次原本也不是因为生小叹的气。只是刚好和外界将近的大事撞上了,于是他就假装生气,还勒令小叹不准出去找他,防止小叹参与进外界的事情。不过他也没打算告诉王叹之真相。

       小叹非常效率,一来一回根本没用什么时间,回去把封不觉放在地上之后就睁大他那金色的龙族竖瞳盯着面前的巫妖,尾巴悄悄钩上他觉哥的小腿。

       封不觉打了个哈欠,抬手摸了摸小叹的龙角,转身就钻进被子:“先睡一觉。”

       王叹之很会察言观色,清楚他觉哥给的安抚信号,变回人形也钻进被子里,偷偷把手圈住封不觉,才安心的睡了。

END


是这样的,其实我四月份就把一篇赛博pa的叹封写在本子上了,但因为一直懒得打字,所以果然还是5/20发好了(赶不上再说..)


叹封 (梗不需要标题)

*一个梗

*ooc存疑

       就算是封不觉,也会出错,只不过有时候后果可以接受,有时候则不能。

       应该是神想提前把封不觉拉去地狱干活吧,总之封不觉正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一旁王叹之屏退了其他人。他毕竟也是从王家出来的,知道的不算少,所以他无比明白觉哥是怎么回事,却无能为力。这估计也是神对他的劝诫,不想让他这位王家的后人迷沦下去,但他可不乐意。

       自他有人格融合之后,原本随它一起封印的对封不觉愈发厉害的欲望也随之爆发。但他的觉哥好像也察觉到了,会时不时避开和他的单独相处。虽然觉哥做的一点都不明显,但王叹之就是知道。

       他不怪觉哥,毕竟他的觉哥他了解。但神这样明目张胆的对他的觉哥动手,他就不能接受了,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命运都得让别人来决定?

      王叹之的眼睛渐渐变红,在没有开灯的房间显得尤为诡异。就在此时两个死神突然出现,于是小叹马上敏感的看过去。

       什么意思?这是想把他的觉哥带走吗?他冷冷的盯着他们。死神再强,也算是灵体,怎么敌得过看“主宰”全开的小叹呢?

       死神都被迫立在原地,在主宰的强大压力之下,他们甚至连离开的做不到。就在此时,封不觉被能力的波动唤醒,扫过一眼便明白前因后果。

       王叹之在察觉觉哥醒的时候就转过头。怕能力波及到封不觉,还收了几分力。

       虽然小叹的眼睛已然赤红,但封不觉并不是很怕。他坐起身,想着小叹这能力可也太作弊了。要是他不想谁死,那岂不是对死神的营业妨碍。

       这么想着,他露出一个略显苍白的微笑,对两位被迫罚站的死神说:“你们也看到了,这是改变不了小叹的”,他咳了咳,吓得王叹之马上在黑暗中找水给他。接过王叹之的水杯,他润了润嗓子:“我看呢,祂就没必要再这样试探了,各位也还是回去吧,我想我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再见到你们了。”

       他又咳了一声,拍了拍马上换成担忧神色的小叹:放他们走。

       王叹之在面对封不觉时乖得像条没脾气的奶狗,朝他觉哥点点头就放人走了。接着他的脑袋就被封不觉托起来。

       看来小叹是真不想放他走啊,唉,下次他再告白的话就应了吧,觉哥想。

       王叹之疑惑地和封不觉对视,虽然不太习惯被人捧着脑袋,但如果是觉哥的话,也不是不行,他乖巧得一声不吭。

       这小子真会扮猪吃老虎啊。“上来给我枕膝盖!”封不觉理所当然的命令他。完全把自己带入恃宠而骄另一半的角色,反正原本就是有实无名。

       王叹之不知道他觉哥在想什么,也只是乖乖上床给封不觉当了这个枕头。


END


null

嗑叹封主要分析的是小叹的感情,因为小叹才是主动方,主导着他们关系的发展和变化。

只要小叹想往前一步,那他马上就可以抱住觉哥,不管觉哥在面对他还是背对他看别的东西;

要是小叹不想动,那也没关系,觉哥会在一步开外看着他;

不过要是小叹想后退,觉哥也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一旦发现小叹不想见到他的话,甚至会主动离开,带着他一贯肆意的笑。

但封不觉永远不会拒绝小叹。小叹表白前的犹豫没有任何意义。只要他开口了,不管封不觉对他到底有没有涟漪的心思,他到最后总会答应的。

叹封 IF

*还是if线

*ooc存疑

*有鬼喊内容剧透,这是预警(虽然我认为各位就算看到这条也还是会继续看,但我想了想,为了事先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还是写了)


        就在小叹打完下线之后,封不觉也同时下线,马上冲出门,下楼就拦下一辆车过去。

        门是关的,但封不觉显然有钥匙。他开了门,就对上小叹赤红的眼睛。和他十年前那次不同,王叹之明显还没晕过去。

        封不觉下意识关上了门,但马上又为自己的安危担忧。一种他说不清的威压笼了过来,让他的动作停下来。他平静地和几米开外走过来的小叹对视,这小子不会不认我吧,他开始想,早知道让小灵过来了。果然还是重色轻友更多一点啊,失策了。

        那边小叹也走过来,但封不觉还是睁着死鱼眼在心里胡思乱想,小叹不是要先杀后奸、先奸后杀吧;咱们这可不兴时停啊,不过这能力也太逆天了点吧,黄暴文男主标配啊。

        他刚想到这。就见到小叹停在他面前叹了口气,与此同时封不觉身上主宰的威压也撤走了。

        这是读出了我心里所想的?封不觉继续和那双赤红眼睛对视。就在他以为要一直这样下去时,王叹之又向他走了一步。

        虽然威压撤走了,但觉哥还是没有动。一是他心里下意识认为小叹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自己,二是他也好奇这小子想干什么。

        只见王叹之将自己的头埋进他觉哥的肩窝,低低地喊他一声“觉哥”,接着封不觉就感到自己后肩传来一阵剧痛。

        “嘶!”封不觉是能忍受苦痛不假,但他在小叹靠过来时就放松了下来,这一下完全是措不及防,“小叹你是属狗的啊!”

        但王叹之只是用手摸上他的侧脸“你是我的,觉哥。”

        封不觉有点错愕,这小子不是一直和小灵处得很好吗?

        “我快走了。”王叹之退开一点和他对视。说完,他竟朝封不觉笑了笑,“麻顺你了。“王叹之又说,随后就晕了过去,留下封不觉下意识接住他。

        没等封不觉再想,刚好门铃响起,古小灵来了。见到封不觉,她也不惊讶,开口便道:“我爷爷联系了飞机,你刚好陪小叹去美国一趟吧。”

        “为什么是我?你们两家更清楚吧。我就不凑热闹了。”开玩笑,刚刚小叹才不负责任的给他砸了一堆信息,心里还疑惑着,况且这一趟就是将小叹人格复合的吧。

        “小叹刚醒一定会想见你的。”小灵不容拒绝的说。看样子她是早就知道小叹的“心之所属”,或者是和里人格聊过。

        不过封不觉确实对王家的事感兴趣。好吧,就当是拖稿的理由好了,安大小姐一定会很谅解他的。

        于是几个小时之后他就在某一座一看就非富即贵的别墅见到了小叹看上去年轻百倍的爷爷王诩。

        这个一看就痞气十足的“长辈”打一上来就上上下下看了封不觉一圈:“小叹就看上了你这种货色?”

        “我也没想到啊。”于是封不觉也虚起眼开口。反正这也是实话。

        王诩刚想说话,屋后就有一个看上去年轻又漂亮的女人来叫他去帮小叹一下,“王诩,别为难人家小辈了。”

        于是王诩就念着“可惜我王家一脉就断在这啊”背着手走了进去,脸上倒是一点可惜的神色都没有。而叫他进去的那个一看就是“奶奶”辈的人走过来,很和善地朝封不觉说:“你不用太在意他的话,反正估计没有你小叹也不会有孩子的。”

        哦?是因为小叹那种能力是由他爷爷那遗传而来的?封不觉想,估计也不好留下太多这种特殊的后辈吧。

        觉哥跟着进去入住。由于小叹的事明显没有这么快,于是封不觉就安心地在王家吃吃喝喝,偶尔才去看一眼昏迷的小叹。

        直到一天夜晚,封不觉听见他住的房间门发出“咔”的一声,把只是躺着尚未睡着的他唤醒。这个时候......小叹醒了?

        顺着门外的光影变化,小叹又轻轻合上门,直直走过来盯着他,一声不发。于是封不觉只好坐起来,平静地对他说:“小叹你醒了?”他不确定小叹还有没有前几天那次的记忆,只好说些废话试探他。

         “觉哥...…”小叹开口,眼神平直,机械的俯下身来用手探进他的衣服,摸到他后肩那尚未消的印子。他双目稍微汇聚了些,又低下头在那里咬了一下。

        下口真狠啊,虽然封不觉早有防备,也还是有点措不及防。这是一种什么新的确认方式吗?封不觉苦中作乐地想。

        果然小叹下一秒便亲了上来

        “觉哥,”我喜欢你。小叹直直地看进他的眼里。

        一种尚不明晰的情感油然而生,封不觉无奈地接纳着,在心里想,小叹你还真是一点都不考虑我拒绝的可能性啊。其实某人也不想想自己拒绝小叹的可能性。

        这种令封不觉很少拒绝的情感也一直到几年后才被看清楚名姓:纵容。

        总之还好小叹没有那么禽兽,同时也为了笔者能少开一辆车,所以他也只是亲了封不觉,随后就像以前一样一脸纯良的看着封不觉。

        而另一边房间,尚翎雪开口:“小叹又把四分之的灵魂给过去了?”

        “是啊,原本他之前那个人格估计就是想给一半的吧。”王诩答,“不过也可以将封不觉更加深地纳入这个世界。”

        “真是潜知识都在为了他好,你王家的基因还真是强大。”尚翎雪感叹,她明显是在说王诩之前也无比乐意任她来汲取灵魂这件事,即便当时王诩是被动的。

        既然事情解决了,他们俩也不好在这边逗留,飞快就坐飞机回去了。

        在王叹之理所当然地把封不觉先带去自己家一起饱暖思淫了几天之后,封不觉终于下定决心离开他的荤食,只身回到清汤挂面的世界。

        原因自然是他根本受不了”思淫”的这一步骤,随便扯了一个“成年男子的世界理应孤独”的理由搪塞小叹他便回了自己的小窝,大喊一声“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之后便收获了阿萨斯的白眼。

        而当天下午就有人来敲门铃,彼时封不觉正好在补他昨夜的觉,听此也只是悠着步子去开门,带着他睡乱的衣服,露出肩窝上锁骨处一大片吻痕,青青紫紫的。就这样和包青,雨姐,小灵,安大小姐等人照了个对面。

        几个人看着他的痕迹沉默不语。后一步的小叹看见,连忙过来帮他觉哥整理。封不觉明知故问:“怎么了一个个的?这副表情看着我。可别告诉我你们过来是什么事都没有啊!”丝毫没有自觉。

        几个人蜂拥而入,沉默地占领了唯一的沙发。封不觉气焰嚣张:“什么意思啊,这里可是我的家,信不信我放叹之兽咬你们啊!”

        那边小灵叹了口气,对若雨说:“表姐,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而那边小叹还在任劳任怨的给封不觉空出一个座位。

        包青也虚起眼说:“小叹啊,我们派你来,可是为了让你收了这个祸害,而不是助纣为虐啊!”

        刚坐好的封不觉回头瞪着死鱼眼:“说什么祸害呢!”脸上表情倒是自豪得很。

        两个小时之后烂片马拉松提前结束,包青生怕自己这俩发小又整出什么奇怪动作,身先士卒以“老婆在家等我”的理由溜走,被封不觉喊到:“那一开始就别来啊!”

        三个女生也明显不愿当什么电灯泡,说着“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小叹可一定要让团长下不来床啊”“记得交这个月的稿”“啪”地一声把门关上。

        先不说黎若雨的理由,至少人堂堂正正,后面两位怎么会同时说出这种自相矛盾的话呢,封不觉感到轻微的蛋疼。

        于是换了一个地方,又剩他和小叹了。封不觉叹气,伸手从身后搅过小叹的脖子。小叹很顺从地靠过去,又很自然地亲上去,唇齿交融。

        唉,所以是为什么自己会和小叹走到这一步啊,封不觉感受着摸上他仍酸痛的腰的手,认命地闭上眼睛。

 


END

 

 

 

想说,,小叹的里人格不是黑化体,按照王诩的来看,只能是比表人格更了解自己的能力,知道的记忆更多,本质是给自己能力的封印。

由于王诩的里人格是由于年轻时候的经历而产生的,而小叹活的好好的,所以合理推测是王诩为了封印小叹尚未掌控的能力而弄出的里人格。

所以我个人认为小叹的里人格不是一种黑化失去理智的,而是像王诩那样,也是善良的,只不过比表人格看的更透彻,所以原文才会有小叹人格重合之后来找觉哥,之后的描写也明显成熟一些。

而且王诩的里人格是为了表人格,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存在了才“离开”的。我认为比王诩要善良的多的小叹也是这样的。

叹封 时空溺水

*ooc有,是个人联想,有私设,标题无意义

*我对不起小灵....(其实还好..?)

*想了想,那就清明发吧:)


       小叹刚里人格爆发昏迷倒下时觉哥就马上下线刚想过来,伍迪就过来告诉他小灵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又告诉他一堆事情。


        所以封不觉是直到当天夜里才又想起这件事的,按照他一向喜欢思考的习惯,他就将小叹这件事又拎了出来。


        也说不上难过,更应该说是惆怅,或者说是感慨。现在小叹不用他再去担心了,毕竟也“二十四岁”了,不能说是活得透彻,但至少过得舒畅,更何况还有小灵在一边帮衬着,不再需要他这个“发小”来忧心。


        说是这么说,但内心仍旧有一点怅然,封不觉将其全部归咎为从小到大照顾小叹成了习惯。这是病,得治。封不觉郑重其事。而且王古两家的事他也多多少少听小叹说过,在一起再合适不过了。说起来他还是更应该担心自己才是。而小叹那边只要等到小叹水到渠成邀他去婚礼现场蹭饭就行。这才是现实。


         在床上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他才放松睡去。


        不过由于他在床上滚了几个小时一直到三点才睡着,封不觉十一点还没醒。还是门铃唤醒他的。是小叹吧,他想。


        他一边抱着不要让我知道是什么事都没有的气急败坏心态一过去给小叹开门。他是尝试在无视以及故意摔东西以示不爽还仍听见有门铃之后下床出去的。


        开门的时候他还在想小叹这家伙和古小灵确认关系之后怎么不趁机上本垒。然后发现他这两发小都脱离了他们的神圣右手联盟,心情变得更加不好。


        于是小叹锲而不舍敲门铃看到的第一个就是觉哥的臭脸。封不觉开了门就转身埋入沙发,开口:“有事就说,没事快滚。”


        王叹之跟了进来,再细心地帮他带上门,才说:“觉哥,我......”


        不用再听觉哥也能从他的气场看出什么,里表人格重合了吧,然后得知多年来“他天天帮他”的真相。封不觉懒得听:“你要是想感谢我,我有列过清单,可以马上给你,你一条条还好了。”


        王叹之明白他的里层意思,笑了笑,将那句“谢谢”咽下。


        见状,封不觉也开始赶客。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状态的小叹更让他糟心。可能是身份的改变吧,从“王叹之最好的朋友”变成”王叹之最好的朋友”。加上他的美梦被打断,心情相当不好,开口就是驱逐令。


        “快滚!我还没睡够!”他说完后就转身进房间。


        后面小叹传来声音:“觉哥你昨晚几点睡啊?不会又通宵了吧。”


        “怎么样都无所谓吧。”封不觉语气懒散。他还没有到那种需要自己已然为人夫的朋友来关心的地步,他想,小叹这习惯也该快点消失掉才行。


        以防小叹再接话,封不觉先一步将门关上,将一切声音隔绝屋外。好了,这下小叹该走了,封不觉重新钻进他尚有余温的被窝。


        王叹之觉得很奇怪,但按照惯例他是该走了,加上他原来也没打算在这多留。他机械性的行动着,直到路上绿灯亮了还没反应过来,被后面车主响了喇叭,他才频频回神。


        这很奇怪,非常奇怪。王叹之总感觉内心有点不妙,可细细一想又发现不出来,那种诡异的令人不安的感觉,与他今天早上凌晨无数次被噩梦惊醒的一样;但无论怎么去探究都无从发现。毫无内容的诡异空白是他无数次探索的结果。


        明明在他进觉哥家时还褪去不少,但当他一离开就又出现了,而且比之前更强烈。其实今天早上他不停按门铃就隐约受到这种情绪影响:平时他一向不这么做的。但今天,他自己明明心知肚觉觉哥会生气,却还是要坚持叫来他。


        回到家,小灵刚从卧室荡出来。看着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他的情绪又消去不少。既然想不通就别想了,他还得为婚礼各种东西发愁呢。


        这样一来二去,他再次见到封不觉就是六天之后了。觉哥准点迟到出现在游戏中他的会议室,还是摆着他的死鱼眼。


        小叹原来正在摆脱古小灵扔来的薯片,在余光扫到封不觉之后,那种诡异的心痛又蔓延缠绕上他的心脏。细密绵绵的苦意从舌尖延出,而且这次很剧烈。还好小灵马上把予头指向封不觉,没有人发觉他的不对。


        就连觉哥也没有,小叹在心里想,然后被自己奇怪到,其实平时觉哥也不会来直接问他,但他就是有这种感觉,他看过去,尝试从封不觉眼中看出什么,但封不觉只是平淡的扫了他一眼而已。


        很不对劲,王叹之明确地从觉哥眼中读出了不同的东西,不知道是多了什么还是少了什么,总之他读不清楚,只是感觉很陌生。


        这样一想,他的心就更痛了,一股冷意随之而起。直到开本,小灵叫起他一起过去才回神。


        当晚,王叹之又做了一夜“噩梦”,有些内容残缺,有些内容毫无意义,有些明明算是美梦但他还是会被冷汗惊醒,心里仍一股绵密的苦痛。          他们结束时王叹之还是没有去找封不觉。不知道为什么,他潜知识突然有点害怕去面对觉哥了。感觉觉哥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这种矛盾又深远的情感包裹住他的心脏,直至他喘不过气。


        直至凌晨六点,他才睡下,虽然没再做梦,但那种沉寂的感觉还是令他皱眉。


        很快,有书则长无书则短。王叹之也终于要办婚礼了,一切都很顺利,他也没有再出现之前那种古怪的情绪了。


        封不觉走进会场,向新郎装的小叹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开口就祝他结婚快乐,终于走进婚姻的坟墓,真是可喜可贺。与以往一样,五


王叹之想,无奈地露出一个笑。


        最后封不觉离开前,正色来找他,漫不经心地开口:”小叹啊,以后要和小灵好好过啊,孩子记得认我干爹哈!”在一些认真道贺的言辞中显得尤为虚伪,但王叹之知道,觉哥这是真心这么想。他刚想说话,就被一瞬间的苦痛漫过心脏,又马上消灭,好像未曾来过。


        觉哥没等到回复,也无所谓,朝刚一瞬状态不对的小叹点头,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会场。王叹之刚想下意识叫往他,就被下一个过来告辞的人打断,他只好过头继续送客人。


        在这一次之后,王叹之就更难见到觉哥了,s3很快结束,没有了游戏会面,又加上结了婚,正忙着造娃生子。他俩关系也逐渐冷下来。明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他们俩这种发小之间发生了。


        包青打电话给封不觉的时候顺便告诉他小叹有了个女儿这件事。封不觉不甚在意的应声,没有像以前那样炫耀自己早就知道。因为他也是才知道。


        包青一般很少过问他的生活,这次察觉出不对才试探地问他。


        “啊,大半年没过面了,我怎么会知道。”封不觉随便的告诉他。


        包青完全不信,但封不觉显然不打算再应付他,挂了电话就继续平静打自己的游戏。


        包青挂了这边,又马上打电话向小叹确认,得了准信才问:“你俩怎么会僵成这样?”


        小叹解释估计是他很忙,觉哥又不喜欢没事就联系,所以很正常。只有包青觉得不可思议。          于是小叹想起还要请觉哥来他女儿的满月酒。自顾自地写完请函才想到要打电话去问一下。他先打了座机,封不觉没听,于是他就只留了留言。


        只不过这个时候封不觉被斯诺叫去度假,不得而知。于是满月酒当天王叹之都没看到觉哥的人。中途得空才急急打给觉哥手机。


        那边通了,封不觉听清原委之后才说明他早几天就出去了,现在是在西班牙。电话末尾又笑着道了句祝他女儿健康成长,就挂了。


        这下王叹之也感觉奇怪了,觉哥以前不会对他用这种明显是敷衍的话的。不过可能是累了吧?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他安慰自己,抬头又被人叫去忙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下再看这个宴会,心里就毫无波澜了。可能是习惯了吧,小叹想。


        有曰:有书则长,无书则短。封不觉此生一直未曾娶妻,六十七岁就寿终正寝了。或许是心


的缘故,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求生欲望,该死去时也毫不留念。


        他的死还是第二天被人发现的。作为他生前“不错的”朋友,王叹之自然的得到了第一手消息。


        他是早上听包青告诉他的。听完他便一个人在家了一上午呆。


        一直到封不觉下葬,他才肯,不,应该说是主动走出了房间,去他的葬礼。


        墓上面的照片他很陌生,是和他一样老的觉哥,但相比年轻少了几分傲气。


        王叹之盯了一会,突然双目变得赤红,就像里人格出来时一样。又一个里人格诞生了。


        全场的人于是就见到他突然惊动,将场上除了墓碑那块所有的东西打翻,把场地也弄得乱七八槽,一边痛哭一边发出绝望的怒吼。


        最后还是王诩出面将他制住,让人封锁消息。不用说家中的小辈,就是小灵都没见过他那样痛哭过,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甚至还又出现了一个里人格。


        等王叹之醒来,他好像又恢复了,一脸平静的看着“家人”为他忙前忙后,平静得令人心慌。


        王诩过来,发现他的里人格又消来了,估计是这段记忆无论如何都太刻哭铭心,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忘怀,才又重合记忆。


        之后他始终没有离开房间,天天对着随便某个地方发呆,机械性地接受别人的摆弄。


        但他身体机能却逐步枯竭,面露死气,毫无生气。偶尔小灵或者包青过来看他时提到“觉哥”,他才汇聚起眼中的光看过去,结束了又进入神游。


        没有人可以救他,古尘对小灵说,这是不可避的,也是王叹之的选择。或者说,这早就命中注定了。


        一个月后,王叹之相继闭眼,长辞人世。


        后来古小灵问起古尘先前他不愿回答的问题。古尘叹气,还是告诉了她:


        王叹之的心早就死去,至少是几十年前。他的整个心都住了一个人。后来才又衍生心的另一小部分,这是他现在的生活。但衍生的就是衍生的,假的永远不会变真。


        只要人的心死了,那他也会面露死态,不久就会死。但小叹很特殊,他不知道自己的心在哪,不知道自己的心死了,所以活到现在。


        但只要有一个契机让他发现自己的心早就死了,他就会走向死亡。


        但封不觉很奇怪,他也没发有现死气,证明他的心没有死。


        可小叹这么刻苦铭心,他们的心一定有过共鸣,封不觉心里一定也有过王叹之。真是奇怪啊。


        可永世之事,如何得知呢?


-END




私设相关和感想

        王叹之之于去封不觉,是他溺于深渊的一双手,将他救到崖岸,是拯救是迫害无人知晓。


        封不觉一直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小叹来救。而在封不觉认为自己理应被小叹放手之后,他便理性地离开这里。


        这个离开,于心来说便是将那种超过爱情的情谊转化为普通的友情,原本占他心脏80%的感情只留下了成了3%的友情,剩下77%成为深渊。


        所以他的心没死。只是曾经,他有为转化的痛苦而哭。


        而小叹的心,在100%的基础上,衍生出不到10%来存放他表面以为的命运和人生,他认为自己喜欢小灵。而他原来的心在发现与他留有共鸣的效应在变弱之后悲伤痛哭。


        直到觉哥的心转化完华,它也还是处于昏沉状态,在遇见正主时醒来又被缺失的共鸣伤到,一步步陷入沉溺。最后,对方的无所谓让它终于绝望的认清现实,枯寂的死去了。


        但由于衍生部分,小叹没有发现,便一直靠着觉哥划出的界限活到最后,但心始终不再触动。


        直到觉哥死去,他突然感受到了那种死寂,明白了自己的心,但已经迟了,所以发疯不愿接受。


        而事与愿违,他终于怀着悔恨而逝世。


        随着觉哥内心的转变,他原来能与小叹心有wifi的能力也随之消失(因为失去了共鸣)。原


本80%对他的关注,最终剩下降级的3%。不足以发现小叹的失态,越来越不关心,回归他内心的孤岛。小叹又有衍生部分的蒙蔽,根本没发现自己的心死了,也无甚在意。


        封不觉是孤独的,他自己知道;王叹之是封不觉很重要的水中浮木,他自己不知道。








































燐宗|非典型约会

*可能大量ooc

*自割腿肉产物

*太冷门了来点人磕吧;;        


        等到斋宫宗从那件裁剪到一半的晚礼服回过神来,已经快到最近那家面包店的开门时间了。糟糕!我的牛角面包。他焦急地把衣服放在一个小柜子里,没多想就匆匆走出工作室。


        斋宫宗已经几天因为工作没吃到牛角面包了。虽说他今天本来是打算设个闹钟的,但又考虑到可能会破坏他的艺术灵感,出于对艺术的尊重,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即便现在变得有些后悔。


        好不容易赶到店门口,已经开门有一段时间了,店里只有稀疏的人群。斋宫宗皱眉,耐下心走进去往柜架上看,不出意外的看到牛角面包标签后面空下来。果然还是没有了吗,真是的!明知道这种好卖的话,为什么不做多一点啊,斋宫宗在心里狠狠地把店长骂了一遍。


        他转过身打算离开这里,路过门口时却被坐在旁边的一个人抓住手腕,“诶,好巧啊宗君,真没想到咱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你。”


        斋宫宗回过头,正好对上满脸自在的天城燐音,“咱今天在帕青哥机子那里又大赚了一把呢☆刚刚抛骰子赌会不会遇到宗君♪现在一看,果然是强运啊咱们今天!”斋宫宗没好气的停下来,“有什么事吗,天城。”


        天城燐音爽朗的笑几声,“咱来猜猜,宗君来这里是想买牛角面包的对吗?”斋宫宗微抬起下巴点头,越过在他面前的人望向天城燐音背后的桌子,上面放着两个牛角面包。


        天城燐音顺着他的眼神,很顺畅地开口:“宗君想要吗?咱可以免费给你哦☆”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天城。”斋宫宗艰难地把眼神从面包上面移开,他不习惯平白的接受别人的好意,更何况这个人是让人摸不透的天城燐音。


        “真的不要吗?咱可是听说宗君几天没吃到牛角面包了来着。”天城燐音还是没有放开握住斋宫宗的手。


        斋宫宗扯了扯手,拽不动。天城燐音这人,怎么手劲这么大,“你要什么?”


        天城燐音对上他的眼睛,“咱就不能什么都不要,单纯的请宗君一次吗?”他诚恳地说。“那就算了,你自己享用吧。”斋宫宗回绝他,又尝试把手收回去,没动。他刚要皱眉,又听见天城燐音开口:“别人送什么,宗君难道都要还吗?”他用另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撑着下巴露出一点玩味的笑,“没关系的哟!咱不会在意的,宗君怎么接受咱的好意都不用还给咱♪而且咱今天早上已经吃过东西了。”


        那还过来和他这种人抢牛角面包,斋宫宗想。不过确实是很想吃到牛角面包,斋宫宗姑且接受了他的邀请,坐在天城燐音的对面。“那我先吃了。”他忍住那种奇怪的感觉说。天城燐音自然能看出他的不安感,没忍住也不打算忍的笑了几声。


        “怎...么了?”斋宫宗还没有吃下那口牛角面包。“没事哦☆宗君自在的用餐吧。”只是觉得很可爱罢了,天城燐音笑眯眯地回答,就那样用手撑着下巴盯着他。


        斋宫宗早上没吃早餐,工作到现在,确实也是饿了,斋宫宗忽略掉对面的人,不一会就吃完了一个。他回过神来,发现另一个牛角面包还没有被动过。他抬头,正好对上天城燐音紧盯着他的眼睛。


        天城燐音被抓住现行也不在意,朝斋宫宗嘿嘿一笑。斋宫宗被他的眼神看到全身发麻,艰难地转过头,开口:“你不吃吗?”


        “宗君吃吧,咱猜你还没饱哦。”天城燐音回答他。“那你呢?”斋宫宗忍不住问。“哇!宗君是在关心咱吗?咱很高兴哦♪”天城燐音故意露出惊讶的神色来,藏着一点逗弄的笑意。


        说什么呢,斋宫宗不想承认这个评价,躲过天城燐音的眼神低头撕开另一个牛角面包的包装。


        等到斋宫宗吃完那个牛角面包,他等了一会,准备开口表示离开。却被天城燐音意识到,“宗君今天下午有空吗?”他笑嘻嘻地说。


        虽然没什么重要的事,但斋宫宗还是警觉地回答他:“有事务所邀请我去指导。”


        “既然没事的话那就和咱出去逛逛吧。”天城燐音替他下决定。看样子是准备把他拉出去。喂喂喂,我表示的可是拒绝的意思啊,“你要去的话就去吧,我就不一起了。”斋宫宗微抬下巴看着他。


        “诶------真的不去吗宗君,多好的一个下午啊。”天城燐音夸张地说。“我说了下午有事的吧。”斋宫宗气恼地回他。


        “有什么关系呢?咱可是把牛角面包都给了宗君呢。”天城燐音露出可怜的神情。“你说过是你请我不用回礼的!”斋宫宗咬牙切齿。


        “是这样没错啦,但是那可是咱专门从最远的帕青哥店赶过去挤在人群中抢到的哦。”天城燐音笑着对他说,“很辛苦的吧,那时候宗君还在工作室舒服的坐着哦~”


        那我也是在工作啊,“你大可不用过来,直接在机子前面待一天的!”斋宫宗轻轻摇头,他也不需要别人为此来帮他。“可是咱在猜今天宗君会不会来这里,当然要来认证啦♪”天城燐音抓住斋宫宗的手腕,大有一副马上拉他出去的姿态。


        “而且宗君也不好意思直接利用完咱就走吧,没关系哟,和咱出去逛逛就可以弥补了,很简单吧☆”天城燐音随意地说,低头认真把玩斋宫宗的手。他确实有一点不好意思,但这样被天城燐音点出来还是有点不爽,“你想去哪里?”他开口问。


        “哪里都可以啊,咱们走到哪就逛哪吧。”天城燐音还在顺着斋宫宗手掌的纹理玩。就这么不付责任?!但斋宫宗确实也没有什么好建议,甚至他应该庆幸天城燐音没有说哪哪家赌场哪哪家帕青哥店,也还行吧。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对面的男人在把玩他的手指,不知道是羞耻还是别的什么心情,他马上把手抽回来,又对上天城燐音带着点委屈的表情,大型犬吗,他下意识地想。


        感觉到脸上的温度在增加,斋宫宗掩饰性的用手挡住咳几声,“现在还不走?”哦,对面的人失望的起身等他。


        走在街上,午后过于明媚的阳光照在斋宫宗身上。这时候还算是正午,斋宫宗开始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出来受罪,他旁边的人倒是自在,像是完全没受影响。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斋宫宗开始时不时盯着天城燐音看,天城燐音走在他旁边,平静的玩着他那几个骰子。他们一路没说话,那专门叫他出来是为了什么,斋宫宗开始胡思乱想。


        他们沉默的走着,在尚且还算吵闹的街上显得特别突兀,况且还是两个男人在并肩走,不少人投来目光。斋宫宗一向讨厌自己被他人这样的注视。


        于是在余光扫到路边那家咖啡店之后,斋宫宗停下来。天城燐音往前走了几步,发现斋宫宗没跟上来,才回过头看着他。“我们先去那家咖啡店坐一会吧。”斋宫宗提议道,转过头看向那个方向。“好啊!”天城燐音当然是欣然同意。


        里面开着冷气,即便是冷热交替,斋宫宗还是舒了一口气。里面没什么人,他随便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那是个小圆桌,天城燐音理所当然的坐在他对面。


        斋宫宗招来招待员,“一杯热拿铁,”他随便地扫了一眼菜单,“和一份慕斯蛋糕。”他讲完,向招待员挥挥手示意结束。看着招待员走远,斋宫宗才突然想起坐在他对面的天城燐音还没点单。他转过头一看,天城燐音正在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不知道为什么他产生了一点害躁的情绪,“看着我做什么?!”看着天城燐音的眼睛里稀碎的光汇聚,朝他露出一个如往常一样的微笑表情。“你不点些什么吗?”斋宫宗不想等他作出回复,急急忙忙地问他。


        “不用哦♪咱身上已经没有钱啦!”天城燐音理所当然地说。真是该的!斋宫宗为自己好像没有用处的关心后悔。“诶——难道宗君没有请咱吃点什么吗?”天城燐音的声音在他对面响起。“我为什么要请你?!”斋宫宗恼羞成怒地抬头,对上天城燐音明显是在逗弄他的表情。


        这?!斋宫宗又一次认识到自己不该和天城燐音这种人认真说话,他不客气地瞪了红发男人一眼,决定好好的不去理会天城燐音。他往四周望了望,去杂志架上随便拿了一本时尚杂志。


        两个人之间的空气重新变得安静平和。天城燐音继续看着斋宫宗,注视着被随意放在桌上的纤细手指。天城燐音尝试用目光来描绘指尖的形状,趁斋宫宗沉迷到杂志里面后缓缓的握住那只白皙的手,斋宫宗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不过稍稍挣了几下就任由天城燐音把玩了。艺术家的手被保养得很好,每只手指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天城燐音也这样认为着。要是宗君这样的手拧着帕青哥机子的旋钮会怎么样呢,天城燐音不由地想,但自己又马上否决这个想法,算了,宗君无论怎样都还是不适合那种店呢,本来是宗君这样的人任由他这种不在同一种层面的人来接触就已经算是破格了吧。天城燐音这么想,用自己的一点薄茧把斋宫宗的指尖搓了几下,那块细嫩的皮肉很快红成一片,他满意地盯着看来看去。


        没过多久,斋宫宗点的两样甜点被人送过来。斋宫宗姑且放下还未看完的杂志,开始享受着他真正意义上的下午茶。


        咖啡冒出的醇厚香气弥漫在空气里,咖啡特有的苦感使慕斯上的芝士变得更加香甜。斋宫宗把一口蛋糕送进自己嘴里,感受着那层慕斯软化在他的舌尖。这家店的蛋糕做的还是不错的,是即便是他这种不喜好吃食的人也能接受的程度。他刚想拿起咖啡,这时才发现天城燐音在认真玩着他的手。斋宫宗脸上浮出一点羞涩和疑惑的浅红,用力地拔回自己的手,却发现天城燐音的双手紧紧的禁锢着他的手。这疯子在做什么?!!斋宫宗重重的皱眉,这人力气怎么这么大!他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和声线,故作冷静的开口:“放开我的手。”


        他的声音成功地让天城燐音回过神来,不在意朝他一笑,很配合的松开来。斋宫宗终于喝到了那口咖啡,还可以,咖啡豆的苦香完全被热水泡出来。他满意地点点头,继续看着那本杂志。

他翻过一页,天城燐音的脸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那页,斋宫宗被吓了一吓,下意识抬头去看坐在他对面的天城燐音。那人还在安定的看着他。


        斋宫宗看回杂志,扫了一眼大标题,上面明晃晃的写着他们所属的事务所名字。七种什么时候还接了这种委托?!他们事务所还要去拍这种杂志的吗?斋宫宗想了想,还是不满的摇头。往后翻了翻,倒是没有出现Crazy:B的其他成员。难不成只是天城燐音接了这个委托?那倒也不算是整个事务所吧,真是!果然这种报道就是喜欢给自己拉知名度啊。倒也罢了,斋宫宗翻回来看文字。好像是有个知名设计师请了天城燐音来试穿,因为是合作,就刊上了这本杂志。斋宫宗挑剔地看着图片上天城燐音穿的衣服。


        恩恩,这边的设计还可以,这个边的方向确实很适合天城燐音……这条裤子,啊?!这个是怎么想的,这种高调浮夸的设计虽说是搭配这件衣服,但却完全不适合天城燐音!斋宫宗边看杂志边和坐在他对面的人对比。天城燐音的话,还是低调一点的长裤会更适合吧。这个设计师估计完全没考虑天城燐音本身吧!这样为什么还要专门请来他啊,明明有很多人选的吧。真是让人弄不明白,这也能被称为知名设计师吗?斋宫宗皱起眉,果然还是他太高估了现在的时尚界吗。


        要他来看,还是他来给天城燐音搭配的好一些,还不容易丢了他们事务所的面子。他想着,又马上意识到什么。不对,天城燐音关他什么事!反正是天城燐音接的委托,和他也没关系吧。还是一下子得意忘形了,斋宫宗暗暗检讨自己。


        不经意间,天城燐音的手又悄悄摸了上来。斋宫宗本想去拿咖啡的手被限制住了。这人?!算了,反正无论多少次让他放开他都会又摸上来吧。奇了怪了,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手有多好摸,周围也没有人说过……不对!他周围哪有人碰过他的手,就只有天城燐音喜欢上来就抓着他的手。算了算了,斋宫宗选择性忽略掉天城燐音,放下杂志用另一只手去拿杯子。反正这种杂志也不会有多有意义的,看不看都无所谓了。


        斋宫宗沉默地享用他的下午茶,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和屋里的冷气相碰撞,意外地很让人舒适。此时窗外停下一辆车,挡住了部分阳光。


        椎名丹希原本在家里闲坐着,今天他们队长说不用练习。他私下怀疑是去赌博了,虽说这根本不用怀疑。不过他确实闲了下来,在家躺了一个上午无果后,他果断下楼开车打算去他挂名的咖啡店看看。但是他完全没想到这个时候的自己会在自己的店里看到他队长那一头耀眼的红色头发。


        椎名丹希原本打算打开车门的手收了回来,一边停下车一边仔细打量着那边的两个人。看样子,坐在天城燐音对面的是……那个同事务所的斋宫宗?!他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无论怎么样,这两个完全不同的人都不可能可以一起交流的吧!额,等等,天城燐音这人竟然可以摸上斋宫宗的手吗,这也太恐怖了,斋宫宗竟然也没有反抗,就任由天城燐音理所当然地玩吗。觉得世界观都被刷新了啊……


        椎名丹希收拾好心情,下车走进店里。这种机会可不多,悄悄去旁边看一会吧♪


        斋宫宗又喝下一口咖啡,一杯咖啡差点见底,他连忙改为小啜一口,却不小心被呛到,锁着眉头咳了几声。对面的天城燐音朝他看过来,斋宫宗一惊,用手掩了一下。


        “宗君怎么喝得这么匆忙,是急着去做什么吗?”天城燐音用另一只手撑起下巴露出点笑。斋宫宗听了这句调笑,瞪了他一眼,又望向那块蛋糕,还有差不多一半还没有吃,咖啡却要见底了。他开口:“恩……天城,你要吃蛋糕吗?”


        “恩?宗君要给我点块蛋糕吗☆”天城燐音看向他。不,其实是我不想吃剩下的蛋糕了这种话斋宫宗可是一点都不想说出来啊,这人平时都那么聪明,现在就好像听不出他的暗示一样……真是的。


        “我大概吃不下这块了。”斋宫宗尝试用最礼貌的话说出这件事。“噢噢,可是让咱来吃宗君剩下的蛋糕不是很符合宗君的礼仪吧☆”天城燐音眼睛里的情绪无论斋宫宗怎么去看都看不清楚。这人到底在想什么?!这个时候就!明明最不在意礼仪的是你吧。不过不管怎么样,让斋宫宗自己低头这件事都还是太早了,“我没那样说过!总之这块蛋糕我不会再吃了,你随意吧!”斋宫宗气呼呼地说,殊不知对面的人最喜欢的就是斋宫宗这种情感的泄露。看着天城燐音保持着笑脸的样子,斋宫宗心里无名的怒火就翻腾起来,余光又扫到天城燐音抓着他的那只手,马上想要收回来,无奈红发男人抓得太紧了,只能急急地命令他:“放开我的手!”


         “咱来吃就是了嘛,恩恩,宗君不要生气♪”天城燐音松开那只手,拿起蛋糕碟上的勺子。就在椎名丹希考虑着要不要再给他这队长送个勺子的时候,天城燐音就把带着一小块蛋糕的勺子放进嘴里。那边斋宫宗刚把火气消下去,这时才想起勺子他已经用过了,刚抬头就看到天城燐音把整个勺面放进嘴里,又惊又羞地把话吞了回去,反正也都是男的,自己一会也不会再碰那只勺子,怎么样也无所谓了吧。


        一个下午在悠闲中过得飞快,斋宫宗不是很熟练地用手拍拍天城燐音把玩他另一只手的手背,示意让他松开,起身付了款,朝门口走去,天城燐音在门口边看手机边等他。


        终于可以回宿舍了,斋宫宗想着。一路无言。


        走过天城燐音宿舍的时候,斋宫宗理所当然地抬手道:“再见,天城……”却马上被天城燐音拉进了他们宿舍。斋宫宗稍微瞪大了眼睛:“天城!你……”“宗君今晚也来陪咱睡一觉吧☆”天城燐音说。


        “我为什么要留在你这!你让你的舍友陪你不好吗!”斋宫宗挣了几下被拽住的手腕。他被拉着走了几步,整个宿舍出现在他面前,巴日和和深海奏汰分别坐在他们自己的床上。羞耻感从斋宫宗的尾椎骨窜到大脑,他一下子没说出话来,被天城燐音拉了进去。


         “有宗君的话,咱可以睡得更香哦☆”天城燐音笑着说,又低下头玩斋宫宗的手指,看到手腕那圈被他抓红的印子后才带着一点后悔的抚了几下。


         “宗怎么来了?”深海奏汰看到了他,不一会就清楚了现状,“好诶,宗就在这里待一晚吧♪”斋宫宗无语地摇头,天城燐音应该不会让他再走的,估计自己真的要在这里待一晚了。


        斋宫宗看了眼天城燐音的床,死心地扫了一眼还在摸着他手的男人。真是不可理喻!他恨恨地想,糟糕的一天!



FIN

 

还没修文,晚点再看看(x

新入坑没多久,如果有什么地方很ooc的请务必跟我说,这个只是我心里的两个人相处方式(

不知道大家对他俩是什么印象,如果可以请务必告诉我pl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