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見ね一杯

极圈人,坑很多,天雷zmy/yzm(ptsd那种)
可这对的请远离我

燐宗|非典型约会

*可能大量ooc

*自割腿肉产物

*太冷门了来点人磕吧;;        


        等到斋宫宗从那件裁剪到一半的晚礼服回过神来,已经快到最近那家面包店的开门时间了。糟糕!我的牛角面包。他焦急地把衣服放在一个小柜子里,没多想就匆匆走出工作室。


        斋宫宗已经几天因为工作没吃到牛角面包了。虽说他今天本来是打算设个闹钟的,但又考虑到可能会破坏他的艺术灵感,出于对艺术的尊重,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即便现在变得有些后悔。


        好不容易赶到店门口,已经开门有一段时间了,店里只有稀疏的人群。斋宫宗皱眉,耐下心走进去往柜架上看,不出意外的看到牛角面包标签后面空下来。果然还是没有了吗,真是的!明知道这种好卖的话,为什么不做多一点啊,斋宫宗在心里狠狠地把店长骂了一遍。


        他转过身打算离开这里,路过门口时却被坐在旁边的一个人抓住手腕,“诶,好巧啊宗君,真没想到咱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你。”


        斋宫宗回过头,正好对上满脸自在的天城燐音,“咱今天在帕青哥机子那里又大赚了一把呢☆刚刚抛骰子赌会不会遇到宗君♪现在一看,果然是强运啊咱们今天!”斋宫宗没好气的停下来,“有什么事吗,天城。”


        天城燐音爽朗的笑几声,“咱来猜猜,宗君来这里是想买牛角面包的对吗?”斋宫宗微抬起下巴点头,越过在他面前的人望向天城燐音背后的桌子,上面放着两个牛角面包。


        天城燐音顺着他的眼神,很顺畅地开口:“宗君想要吗?咱可以免费给你哦☆”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天城。”斋宫宗艰难地把眼神从面包上面移开,他不习惯平白的接受别人的好意,更何况这个人是让人摸不透的天城燐音。


        “真的不要吗?咱可是听说宗君几天没吃到牛角面包了来着。”天城燐音还是没有放开握住斋宫宗的手。


        斋宫宗扯了扯手,拽不动。天城燐音这人,怎么手劲这么大,“你要什么?”


        天城燐音对上他的眼睛,“咱就不能什么都不要,单纯的请宗君一次吗?”他诚恳地说。“那就算了,你自己享用吧。”斋宫宗回绝他,又尝试把手收回去,没动。他刚要皱眉,又听见天城燐音开口:“别人送什么,宗君难道都要还吗?”他用另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撑着下巴露出一点玩味的笑,“没关系的哟!咱不会在意的,宗君怎么接受咱的好意都不用还给咱♪而且咱今天早上已经吃过东西了。”


        那还过来和他这种人抢牛角面包,斋宫宗想。不过确实是很想吃到牛角面包,斋宫宗姑且接受了他的邀请,坐在天城燐音的对面。“那我先吃了。”他忍住那种奇怪的感觉说。天城燐音自然能看出他的不安感,没忍住也不打算忍的笑了几声。


        “怎...么了?”斋宫宗还没有吃下那口牛角面包。“没事哦☆宗君自在的用餐吧。”只是觉得很可爱罢了,天城燐音笑眯眯地回答,就那样用手撑着下巴盯着他。


        斋宫宗早上没吃早餐,工作到现在,确实也是饿了,斋宫宗忽略掉对面的人,不一会就吃完了一个。他回过神来,发现另一个牛角面包还没有被动过。他抬头,正好对上天城燐音紧盯着他的眼睛。


        天城燐音被抓住现行也不在意,朝斋宫宗嘿嘿一笑。斋宫宗被他的眼神看到全身发麻,艰难地转过头,开口:“你不吃吗?”


        “宗君吃吧,咱猜你还没饱哦。”天城燐音回答他。“那你呢?”斋宫宗忍不住问。“哇!宗君是在关心咱吗?咱很高兴哦♪”天城燐音故意露出惊讶的神色来,藏着一点逗弄的笑意。


        说什么呢,斋宫宗不想承认这个评价,躲过天城燐音的眼神低头撕开另一个牛角面包的包装。


        等到斋宫宗吃完那个牛角面包,他等了一会,准备开口表示离开。却被天城燐音意识到,“宗君今天下午有空吗?”他笑嘻嘻地说。


        虽然没什么重要的事,但斋宫宗还是警觉地回答他:“有事务所邀请我去指导。”


        “既然没事的话那就和咱出去逛逛吧。”天城燐音替他下决定。看样子是准备把他拉出去。喂喂喂,我表示的可是拒绝的意思啊,“你要去的话就去吧,我就不一起了。”斋宫宗微抬下巴看着他。


        “诶------真的不去吗宗君,多好的一个下午啊。”天城燐音夸张地说。“我说了下午有事的吧。”斋宫宗气恼地回他。


        “有什么关系呢?咱可是把牛角面包都给了宗君呢。”天城燐音露出可怜的神情。“你说过是你请我不用回礼的!”斋宫宗咬牙切齿。


        “是这样没错啦,但是那可是咱专门从最远的帕青哥店赶过去挤在人群中抢到的哦。”天城燐音笑着对他说,“很辛苦的吧,那时候宗君还在工作室舒服的坐着哦~”


        那我也是在工作啊,“你大可不用过来,直接在机子前面待一天的!”斋宫宗轻轻摇头,他也不需要别人为此来帮他。“可是咱在猜今天宗君会不会来这里,当然要来认证啦♪”天城燐音抓住斋宫宗的手腕,大有一副马上拉他出去的姿态。


        “而且宗君也不好意思直接利用完咱就走吧,没关系哟,和咱出去逛逛就可以弥补了,很简单吧☆”天城燐音随意地说,低头认真把玩斋宫宗的手。他确实有一点不好意思,但这样被天城燐音点出来还是有点不爽,“你想去哪里?”他开口问。


        “哪里都可以啊,咱们走到哪就逛哪吧。”天城燐音还在顺着斋宫宗手掌的纹理玩。就这么不付责任?!但斋宫宗确实也没有什么好建议,甚至他应该庆幸天城燐音没有说哪哪家赌场哪哪家帕青哥店,也还行吧。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对面的男人在把玩他的手指,不知道是羞耻还是别的什么心情,他马上把手抽回来,又对上天城燐音带着点委屈的表情,大型犬吗,他下意识地想。


        感觉到脸上的温度在增加,斋宫宗掩饰性的用手挡住咳几声,“现在还不走?”哦,对面的人失望的起身等他。


        走在街上,午后过于明媚的阳光照在斋宫宗身上。这时候还算是正午,斋宫宗开始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出来受罪,他旁边的人倒是自在,像是完全没受影响。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斋宫宗开始时不时盯着天城燐音看,天城燐音走在他旁边,平静的玩着他那几个骰子。他们一路没说话,那专门叫他出来是为了什么,斋宫宗开始胡思乱想。


        他们沉默的走着,在尚且还算吵闹的街上显得特别突兀,况且还是两个男人在并肩走,不少人投来目光。斋宫宗一向讨厌自己被他人这样的注视。


        于是在余光扫到路边那家咖啡店之后,斋宫宗停下来。天城燐音往前走了几步,发现斋宫宗没跟上来,才回过头看着他。“我们先去那家咖啡店坐一会吧。”斋宫宗提议道,转过头看向那个方向。“好啊!”天城燐音当然是欣然同意。


        里面开着冷气,即便是冷热交替,斋宫宗还是舒了一口气。里面没什么人,他随便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那是个小圆桌,天城燐音理所当然的坐在他对面。


        斋宫宗招来招待员,“一杯热拿铁,”他随便地扫了一眼菜单,“和一份慕斯蛋糕。”他讲完,向招待员挥挥手示意结束。看着招待员走远,斋宫宗才突然想起坐在他对面的天城燐音还没点单。他转过头一看,天城燐音正在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不知道为什么他产生了一点害躁的情绪,“看着我做什么?!”看着天城燐音的眼睛里稀碎的光汇聚,朝他露出一个如往常一样的微笑表情。“你不点些什么吗?”斋宫宗不想等他作出回复,急急忙忙地问他。


        “不用哦♪咱身上已经没有钱啦!”天城燐音理所当然地说。真是该的!斋宫宗为自己好像没有用处的关心后悔。“诶——难道宗君没有请咱吃点什么吗?”天城燐音的声音在他对面响起。“我为什么要请你?!”斋宫宗恼羞成怒地抬头,对上天城燐音明显是在逗弄他的表情。


        这?!斋宫宗又一次认识到自己不该和天城燐音这种人认真说话,他不客气地瞪了红发男人一眼,决定好好的不去理会天城燐音。他往四周望了望,去杂志架上随便拿了一本时尚杂志。


        两个人之间的空气重新变得安静平和。天城燐音继续看着斋宫宗,注视着被随意放在桌上的纤细手指。天城燐音尝试用目光来描绘指尖的形状,趁斋宫宗沉迷到杂志里面后缓缓的握住那只白皙的手,斋宫宗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不过稍稍挣了几下就任由天城燐音把玩了。艺术家的手被保养得很好,每只手指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天城燐音也这样认为着。要是宗君这样的手拧着帕青哥机子的旋钮会怎么样呢,天城燐音不由地想,但自己又马上否决这个想法,算了,宗君无论怎样都还是不适合那种店呢,本来是宗君这样的人任由他这种不在同一种层面的人来接触就已经算是破格了吧。天城燐音这么想,用自己的一点薄茧把斋宫宗的指尖搓了几下,那块细嫩的皮肉很快红成一片,他满意地盯着看来看去。


        没过多久,斋宫宗点的两样甜点被人送过来。斋宫宗姑且放下还未看完的杂志,开始享受着他真正意义上的下午茶。


        咖啡冒出的醇厚香气弥漫在空气里,咖啡特有的苦感使慕斯上的芝士变得更加香甜。斋宫宗把一口蛋糕送进自己嘴里,感受着那层慕斯软化在他的舌尖。这家店的蛋糕做的还是不错的,是即便是他这种不喜好吃食的人也能接受的程度。他刚想拿起咖啡,这时才发现天城燐音在认真玩着他的手。斋宫宗脸上浮出一点羞涩和疑惑的浅红,用力地拔回自己的手,却发现天城燐音的双手紧紧的禁锢着他的手。这疯子在做什么?!!斋宫宗重重的皱眉,这人力气怎么这么大!他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和声线,故作冷静的开口:“放开我的手。”


        他的声音成功地让天城燐音回过神来,不在意朝他一笑,很配合的松开来。斋宫宗终于喝到了那口咖啡,还可以,咖啡豆的苦香完全被热水泡出来。他满意地点点头,继续看着那本杂志。

他翻过一页,天城燐音的脸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那页,斋宫宗被吓了一吓,下意识抬头去看坐在他对面的天城燐音。那人还在安定的看着他。


        斋宫宗看回杂志,扫了一眼大标题,上面明晃晃的写着他们所属的事务所名字。七种什么时候还接了这种委托?!他们事务所还要去拍这种杂志的吗?斋宫宗想了想,还是不满的摇头。往后翻了翻,倒是没有出现Crazy:B的其他成员。难不成只是天城燐音接了这个委托?那倒也不算是整个事务所吧,真是!果然这种报道就是喜欢给自己拉知名度啊。倒也罢了,斋宫宗翻回来看文字。好像是有个知名设计师请了天城燐音来试穿,因为是合作,就刊上了这本杂志。斋宫宗挑剔地看着图片上天城燐音穿的衣服。


        恩恩,这边的设计还可以,这个边的方向确实很适合天城燐音……这条裤子,啊?!这个是怎么想的,这种高调浮夸的设计虽说是搭配这件衣服,但却完全不适合天城燐音!斋宫宗边看杂志边和坐在他对面的人对比。天城燐音的话,还是低调一点的长裤会更适合吧。这个设计师估计完全没考虑天城燐音本身吧!这样为什么还要专门请来他啊,明明有很多人选的吧。真是让人弄不明白,这也能被称为知名设计师吗?斋宫宗皱起眉,果然还是他太高估了现在的时尚界吗。


        要他来看,还是他来给天城燐音搭配的好一些,还不容易丢了他们事务所的面子。他想着,又马上意识到什么。不对,天城燐音关他什么事!反正是天城燐音接的委托,和他也没关系吧。还是一下子得意忘形了,斋宫宗暗暗检讨自己。


        不经意间,天城燐音的手又悄悄摸了上来。斋宫宗本想去拿咖啡的手被限制住了。这人?!算了,反正无论多少次让他放开他都会又摸上来吧。奇了怪了,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手有多好摸,周围也没有人说过……不对!他周围哪有人碰过他的手,就只有天城燐音喜欢上来就抓着他的手。算了算了,斋宫宗选择性忽略掉天城燐音,放下杂志用另一只手去拿杯子。反正这种杂志也不会有多有意义的,看不看都无所谓了。


        斋宫宗沉默地享用他的下午茶,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和屋里的冷气相碰撞,意外地很让人舒适。此时窗外停下一辆车,挡住了部分阳光。


        椎名丹希原本在家里闲坐着,今天他们队长说不用练习。他私下怀疑是去赌博了,虽说这根本不用怀疑。不过他确实闲了下来,在家躺了一个上午无果后,他果断下楼开车打算去他挂名的咖啡店看看。但是他完全没想到这个时候的自己会在自己的店里看到他队长那一头耀眼的红色头发。


        椎名丹希原本打算打开车门的手收了回来,一边停下车一边仔细打量着那边的两个人。看样子,坐在天城燐音对面的是……那个同事务所的斋宫宗?!他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无论怎么样,这两个完全不同的人都不可能可以一起交流的吧!额,等等,天城燐音这人竟然可以摸上斋宫宗的手吗,这也太恐怖了,斋宫宗竟然也没有反抗,就任由天城燐音理所当然地玩吗。觉得世界观都被刷新了啊……


        椎名丹希收拾好心情,下车走进店里。这种机会可不多,悄悄去旁边看一会吧♪


        斋宫宗又喝下一口咖啡,一杯咖啡差点见底,他连忙改为小啜一口,却不小心被呛到,锁着眉头咳了几声。对面的天城燐音朝他看过来,斋宫宗一惊,用手掩了一下。


        “宗君怎么喝得这么匆忙,是急着去做什么吗?”天城燐音用另一只手撑起下巴露出点笑。斋宫宗听了这句调笑,瞪了他一眼,又望向那块蛋糕,还有差不多一半还没有吃,咖啡却要见底了。他开口:“恩……天城,你要吃蛋糕吗?”


        “恩?宗君要给我点块蛋糕吗☆”天城燐音看向他。不,其实是我不想吃剩下的蛋糕了这种话斋宫宗可是一点都不想说出来啊,这人平时都那么聪明,现在就好像听不出他的暗示一样……真是的。


        “我大概吃不下这块了。”斋宫宗尝试用最礼貌的话说出这件事。“噢噢,可是让咱来吃宗君剩下的蛋糕不是很符合宗君的礼仪吧☆”天城燐音眼睛里的情绪无论斋宫宗怎么去看都看不清楚。这人到底在想什么?!这个时候就!明明最不在意礼仪的是你吧。不过不管怎么样,让斋宫宗自己低头这件事都还是太早了,“我没那样说过!总之这块蛋糕我不会再吃了,你随意吧!”斋宫宗气呼呼地说,殊不知对面的人最喜欢的就是斋宫宗这种情感的泄露。看着天城燐音保持着笑脸的样子,斋宫宗心里无名的怒火就翻腾起来,余光又扫到天城燐音抓着他的那只手,马上想要收回来,无奈红发男人抓得太紧了,只能急急地命令他:“放开我的手!”


         “咱来吃就是了嘛,恩恩,宗君不要生气♪”天城燐音松开那只手,拿起蛋糕碟上的勺子。就在椎名丹希考虑着要不要再给他这队长送个勺子的时候,天城燐音就把带着一小块蛋糕的勺子放进嘴里。那边斋宫宗刚把火气消下去,这时才想起勺子他已经用过了,刚抬头就看到天城燐音把整个勺面放进嘴里,又惊又羞地把话吞了回去,反正也都是男的,自己一会也不会再碰那只勺子,怎么样也无所谓了吧。


        一个下午在悠闲中过得飞快,斋宫宗不是很熟练地用手拍拍天城燐音把玩他另一只手的手背,示意让他松开,起身付了款,朝门口走去,天城燐音在门口边看手机边等他。


        终于可以回宿舍了,斋宫宗想着。一路无言。


        走过天城燐音宿舍的时候,斋宫宗理所当然地抬手道:“再见,天城……”却马上被天城燐音拉进了他们宿舍。斋宫宗稍微瞪大了眼睛:“天城!你……”“宗君今晚也来陪咱睡一觉吧☆”天城燐音说。


        “我为什么要留在你这!你让你的舍友陪你不好吗!”斋宫宗挣了几下被拽住的手腕。他被拉着走了几步,整个宿舍出现在他面前,巴日和和深海奏汰分别坐在他们自己的床上。羞耻感从斋宫宗的尾椎骨窜到大脑,他一下子没说出话来,被天城燐音拉了进去。


         “有宗君的话,咱可以睡得更香哦☆”天城燐音笑着说,又低下头玩斋宫宗的手指,看到手腕那圈被他抓红的印子后才带着一点后悔的抚了几下。


         “宗怎么来了?”深海奏汰看到了他,不一会就清楚了现状,“好诶,宗就在这里待一晚吧♪”斋宫宗无语地摇头,天城燐音应该不会让他再走的,估计自己真的要在这里待一晚了。


        斋宫宗看了眼天城燐音的床,死心地扫了一眼还在摸着他手的男人。真是不可理喻!他恨恨地想,糟糕的一天!



FIN

 

还没修文,晚点再看看(x

新入坑没多久,如果有什么地方很ooc的请务必跟我说,这个只是我心里的两个人相处方式(

不知道大家对他俩是什么印象,如果可以请务必告诉我plz


 



Q:当你的二本命掐着大本命的脖子,恶狠狠的说了句三本命的台词?

花音掐着苏晓的脖子,恶狠狠的说:请问去你床上的路怎么走


...我怀疑Kanon不到一秒就要暴毙